当前位置:家在华夏(北京)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房产上实城开 倪建达——自在人生
上实城开 倪建达——自在人生
2022-11-15

文/《地产品》祝晓敏

2013年8月6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微博上约访上实城开董事局主席倪建达。本以为会石沉大海,出乎意料的是,8月7日,他回复说,有出国等事宜,暂时不能做访问,很抱歉。

2013年11月4日,再次约他,得到类似回应——“太忙,很抱歉”。

2014年1月8日,再一次约他,这位大忙人依旧说忙,且年底更忙,但这次终于敲定了访问时间。

拿得起

见到倪建达时,他刚结束两场访问。不过,脸上丝毫没有倦怠之意。精神气十足的平头、笔挺的西装映衬得他格外神采奕奕。

简单寒暄后,倪建达淡淡地抽了一口雪茄,烟头的红光一闪,指间的烟氲升腾起来。

很难想象,1981年,初到枫林房管所的倪建达还是个勤杂工。为了改变命运,他毛遂自荐办起了团里的板报,这一举动为他争取到了党团工作。胸有大志的倪建达不安于现状,1992年又凭借自身的努力成功竞聘到徐汇房产总经理一职,为其人生和事业掀开了新的篇章。

在徐汇房产的5年,他将一个8年利润积累仅有100多万元的企业扭转成为一个资产规模达到10个亿、利润高达5000多万元的房地产企业集团。当徐汇区政府有意组建一个全新的国有开发企业时,倪建达便顺理成章地获选进入上海城开的启动班子。

遗憾的是,始终认为自己能够独当一面的倪建达因为年龄、资历等因素在这个班子里只能充当配角。

“我是个很固执的人,当时组织上找我谈话,让我做上海城开的总经理助理,我不愿没有话语权,不想做副职,更不想做助理。”如今,我们依然能在倪建达的脸上看到当时霸气倔强的眼神。

商谈不成,只想做老大的倪建达挂印而去,远赴澳大利亚留学。归国后,他选择去中国华源集团任房产部总经理。然而时隔不久,他再次回到上海城开。

“重回城开的时候,同行有人说好马不吃回头草,也有人说,好马吃不吃回头草关键是草好不好,但我而言,觉得这是个机会,组织上让我回来的时候我就回来了,我很执着。”谈话间,倪建达对于上海城开“根”一样的情节,伴随这样简单的话语,铺展开来。

倔强和不服输的品质改变着倪建达的命运,而这样的性格特质也深深烙印在他的企业经营管理上。

倪建达是一个纯粹的体制内人,人生中三个重要的“驿站”都与国企有关。接管上海城开后,倪建达立志要让这家国企走不一样的路。

“观念陈旧、办公室斗争厉害、管理层争权夺利、市场竞争能力差、找不到位置和感觉,这是大众对国企的感受。我要改变它!我要把国企变得鲜活,有市场竞争力,让同事有自信!”这番慷慨激昂的话语,更像是宣言,既然贴上了“国企少帅”的标签,那就要时时寻求突破,做出点不一样的。

之后的上海城开果然越来越不像国企。“我们的员工80后、90后的很多,个个长得漂亮,能力强。大量启用和重用年轻人这一点在论资排辈的国企中并不常见。”回忆起取得的成就,倪建达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

就连2006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参观考察上海城开时,也问倪建达:“小倪,这是国企吗?”他的回答是:“这是国企,未来将会是更好的国企。”

2007年上实收购城开。通常被收购方在经营管理中处于弱势,尤其是同行,但上海城开的队伍却像一团火,在上实城开日后发展当中管理团队所占分量越来越重,企业发展路线也越清晰。倪建达认为,这跟城开一直以来特殊的管理模式和团队洗礼有着很大的关系。

放得下

谈到企业发展,他的兴致来了。

他的故事,从脚下的土地——万源城开始。

2002年,万源城地块市场价是68万元到75万元一亩。最终,上海城开以83万元拿下。同行说,倪建达的血管那么粗,流的都是国家的血,觉得他吃了大亏,甚至很多人认为他是赌徒,有些狂妄自大。

“我是上海青年企业家协会会长,周围很多都是民营企业家,我不会因为流着国家的血,就肆意妄为,在我看来做企业不要问血统,任何商业决策都是不同的思考方式在起作用。一个企业是不是有效为社会提供产品和服务、创造就业岗位才是硬道理。”倪建达反驳道。

几个月后,这块地上涨到100多万一亩,同行们改变了看法。

“我早算过这笔账,一块地75万元是合理的,83万就不合理,一亩地的空间才5万块钱,一亩地经不起5万,这个项目本来就不该做,事实上,当时100万我也会买,现在上千万也买不到。”

回忆起历经养猪棚、家得利超市物流中心的万源城地块,再看看,如今上海西南角有城开人构筑的超大社区,倪建达十分欣慰。

如果这个故事有点久远,那么2013年,倪建达充分实现了他谨慎的理想主义。

5月上实城开退出了万众瞩目的徐家汇中心地块,置换成滨江的4块地。新鸿基拿地当天,倪建达在微博上被不断问感想,他的解释是除了梦想,更重要的是要让梦想照进现实。

“徐家汇中心地块,在我看来属于社会资源,新鸿基能做得更好,就由新鸿基做,这是社会资源有效地整合。这个项目我们原计划投资250亿元至300亿元,打造浦西第一高楼。如果我们不放,那么意味着300亿投下去,在未来几年将完全没有收入。假如我们和新鸿基一起做,我们又没有话语权,实现不了自己梦想,如今滨江的地,处于一线江景位置,政府已投入大量精力打造,未来的发展潜力相信会很好,与‘徐家汇中心’不相上下。而且完全是自己做,更能表达城开人对上海这块土地的热爱。”字里行间,倪建达吐露着自己对于城市建设充分表达和实现的渴望。

倪建达 不是赌徒,在他看来企业发展过程中,要前行要发展,一个是等着同行犯错,一个是自我超越。那么多同行同时犯错的机会很少,那就需要企业家能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价值,另外一定要有危机意识。

倪建达回忆刚回到上海城开任总裁的时候,当时面对早已迈上新台阶的同类型的企业,他在2003年公司年终总结会议上,花了4个小时演讲了上海城开面临的100个危机,当时同事们都认为他又在危言耸听,而事实是这些危机在城开之后的正常发展中被一一验证。

想得开

工作中的倪建达倔强,精明又富有冒险家的气质,而生活中,他却十分沉静。

8点是他一天工作的开始,到办公室,喝杯咖啡、看看新闻,接下来就是没完没了的会客,和不同的人畅谈。除了在办公室会客,倪建达另一个繁忙的日程安排就是一个接一个的论坛、政府会议和媒体访谈,这也是他微博中发布最多的动态。

摄影灯下的他丝毫没有60年代人的沧桑,他的每个动作,都那么有范儿,讲起话来声音那么浑厚。大家打趣地说他善于保养,他居然开起了玩笑,说自己是天生丽质。

是的,尽管60后和80后年纪差一大截,尽管这位大叔的日子看起来像个链条,平铺直叙,但他对待生活的态度比小年轻还澎湃。有一次,没时间看电影、看电视的倪建达,显得很囧,因为当同事们热议“汪峰上不了头条”时,他插不上话。这一回庄重的少帅也八卦起来,而这种孩童般的好奇心,正是人类探究和学习新知以及创造、改变世界的原动力。

倪建达说自己是一个特别普通的人,没有特长,平时生活也并非叱诧风云和指点江山,最大的爱好就是发微博、旅行和摄影。

4年的博龄,5000条微博,13万的粉丝,证明着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微博控”。除了玩微博,他习惯从微信朋友圈获取和分享 的行业新闻。

繁忙的间隙,倪建达会四处旅行。国内、美国、欧洲四处跑,他说印象最深刻的是去西藏,一共去过三次。“那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可以让你忘掉自己的地方,在那里你的灵魂会变得沉静。珠峰!很幸运!很难得!一共6个峰我看到过5个峰,觉得和西藏很有缘。”话语间,倪建达的兴奋难以抑制。

他回忆起2013年8月西藏的旅途,眼神放得很远,语速缓慢地向我们描述着在藏区军营里和战士们一起生活的点滴,描绘着蓝天白云下两个红衣喇嘛激辩的画面。

而这些美丽的瞬间都定格在他的镜头里,在眼睛看不到的世界,倪建达将自己抽离到内心世界,充分表达着对于环境、自然和美的审视,他说城市建筑中凝固的音乐,懂得欣赏美对专业帮助很大。

“除了旅行和摄影,成功人士的爱好我都没有,比如高尔夫什么的,我运动天赋较差,玩不过人家,我不玩,这好像说明我不成功哦?”倪建达调侃道。

事实上对于生活,对于成功,倪建达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说澳洲的留学经历对他后来的企业管理和生活理念有着很深的影响。

他意识到快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其实处于无序的生产状态,加班不考虑员工的生活质量是企业常态。而西方会关注这些,他们的价值取向不是业务量,更多的是社会的有序健康、人生的价值和意义。

“任何时候人应该放在第一位,要让人感到幸福和生活的质量,这才是所有人生意义。”说着,他轻轻捻灭手上的雪茄,随即,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点燃后,眼睛一眯,嘴角上扬。他再次强调自己是个很普通的人,过的是白领生活,买了房子,还着房贷,吃青菜和红烧肉就觉得很满足。

然而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的道理,倪建达了然于胸。访问的最后他这样定义成功,现在社会的成功,就是尽管活得越来越不像人,尽管生活中有太多越来越不是你自己要的东西,还能坚持享受这种生活。